虎牙吉他

所爱可平山海@守仁云

枪花 番外]归途

小细节太戳

Starry:

正文点一下主页吧 明天补链接

有一些 呃 不算伏笔的伏笔吧


至于这篇 就是一个普通人的 回家的小故事


特别鸣谢一下我们颓 怕打扰 不艾特了 比心💙💚


00.


山河踏遍,你是归途。



01.


王源想家了。


他不说,但王俊凯知道。哦,当然不是畹町那个家,是重庆,山城。


有一次王俊凯打越洋电话跟人叙旧,自然而然说了重庆话。挂了电话回头一看,王源哭成了小花猫。


他见不得自己的宝贝在床之外的地方掉眼泪,方寸大乱,忙把人搂到怀里,可要哄都不知道从何哄起。


“你不许在我面前说重庆话!”小花猫呜呜咽咽的,伸出爪子挠他。


王俊凯这才明白了。他双臂紧了又紧,却没法说什么实质性的话。


回去吗?不该回去的,至少半年之内还不该。王道清在畹町和重庆都还有余荫,两派明里暗里争斗,现在回去就是给人握在手里做筹码。


他们说好不能再过那样枪口上玩命的日子了。王源世仇已报,戾气敛了大半,曾经最爱的枪现在就连提起来都是忌讳;至于王俊凯,本来当混混就是个半吊子,要不是因为王源,没理由一条道走到今天。


你不知道生活会怎么翻天覆地,直到你遇见那个人。他把你的世界敲碎了,然后送给你一个崭新的,不管在别人眼里是不是值得,你心甘情愿。


算了。赌一把吧,王俊凯想。哪怕只是去一趟陵园,给王家一个交代——你们的小儿子现在很好,他咬碎牙流着血踏过的荆棘丛,都开出了玫瑰。


而且,他有我。


他揉揉王源乖顺的刘海,释放出自己的气息安抚他。


谁能想到呢,龙舌兰的味道也可以这么温柔。像家乡的米酒,把人的神经浸得柔软温醺,疼和苦都忘了。


王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但契合的信息素已经在自发地回应他。于是酒的烈性又减一分,揉进玫瑰的清冽。



好像从缉毒时就是这样——王俊凯总是说得很少,习惯悄无声息把一切都打点好了,再拿出东西给人看。吃完饭,王源在水池前洗碗,他过去把人抱了个满怀,语调平静地跟他咬耳朵。


“洗完了收拾收拾行李,咱们后天回家。”


瓷白的碟子砸在池壁上。王源僵着手,机械地重复那两个字。


“回……家?”


“嗯,重庆。该办的都办好了,你什么都不用管。”


王源猛地转过身,湿着的手要抓他衣袖又不能抓,停在半空里发抖。他的眼角已经泛起红了。


“……可以吗?”


“有什么不可以,不让人知道。有我呢。”


水流哗哗地响,两个人在暖黄的灯光下拥抱着接吻。隔了一扇门的客厅的沙发上,签证和机票随意地躺着,就像每个月的水电费账单一样。


“我说过的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要对你好一点。”



02.


下飞机的那一刻,王源的腿肚子都在发抖。


只要是呼吸着这里的空气,似乎肺叶都在发出欢快的振动。


要先去王俊凯家里落脚,王源一路上扒在车窗上往外看。楼那么高,路那么宽,他几乎什么都不认识了。只有两江与记忆重叠,在低沉着的天幕下缓缓流逝。


也许是看得太过认真,一直不敢眨的眼睛泛起酸意,逼红了他的眼眶。王俊凯手覆上他后颈,轻轻捏了捏。


“过了路口走进巷子就到了。”


车停在红灯前,人流从斑马线上经过。


王源突然看见一个人。


蓄着短须,穿一身干练西装,若不是眉眼没变,几乎要混进普通的上班族里。


愣怔片刻,原本温柔着的杏眼狠狠一凛,又立刻收回。侧头看,王俊凯低头找着零钱,没发现他神色改变。



穿过南岸湿漉漉的老街,王俊凯提着行李,一路和街坊邻居打招呼没停过。乡音铺天盖地砸向王源,他幸福得脚下快要跌跌撞撞了。慈眉善目的老奶奶好奇地看着王源,王俊凯就晾着两颗虎牙傻笑,把一脸紧张的人揽过来。


“婆婆,这我们家幺儿。”


……什么“幺儿”呀!简直,简直就像那些柔弱兮兮爱哭鼻子的Omega!


王源红着耳根,转过脸不理他。王俊凯也不在意,凑上去黏着他蹭,脸贴脸的亲密。


也就是你了,王源想。他对老奶奶扬起一个羞赧的笑,乖得王俊凯猝不及防,差点失手扔了行李。


半锈的门锁拧了半天才开。一进门,立柜上放着他们一家三口的合影。王俊凯留着特别傻的圆寸,笑容青涩又兴奋。


他们一家都是优秀的缉毒警。之后几年里,他们又出了一次次的任务,殉职的殉职伤的伤,满墙的荣誉徽章换不来一顿团圆饭。


王源心里有点难受。在畹町的时候一双眼睛只看得到自己的血海深仇,殊不知无意间搭了多少无辜的人进去。


谁的爸妈不是爸妈呢。


“你是不是有时候挺恨我的?”


他把王俊凯的刘海拿手梳过去,露出清爽英气的、和照片上一样的眉眼。


“是。”


王源没想到他答得这么干脆,一时无语。


“我有时候想,不遇上王源,我现在在做什么呢?也许已经好好过着日子,警衔升了又升,又安稳又风光。”


“可我又想,你这样的毒品,不被我没收回家,谁知道会祸害多少人?”


他牵起他的手放在唇边,轻轻落下一个吻。


“所以还是只祸害我吧。给我一辈子,让我好好恨你。”



03.


第二天清早,两个人在薄雾里去了后山。


王俊凯上完香问完好就刻意回避了。他站在不远处,安静地看着王源跪在墓前一抖一抖的肩膀。


王源絮絮叨叨说了一早上的话,站起身时头微微发晕。可踏出来的一刻,就像扣动扳机的一刻,是新生一般的感觉。


王俊凯轻车熟路去菜场提了食材,说要地地道道做桌川菜。王源盘着腿坐在一边,看王俊凯洗菜,幸福得极不真实。


一直沉默接受注视的男人突然笑了。


“你别那么看着我啊。”


“……怎么?”


“我会想做你,不想做饭。”


“……”


真可恨。永远都是这样,脸上带着一贯温柔的笑意,说什么都不是调情,又说什么都像调情。偶尔突然冒一句荤话,苏得人骨头发软。


他起身过去抱住他的腰,脸贴到背上。一开口,声音还是哑的。


“王俊凯。”


心跳的声音沉稳有力,咚咚撞击着他的耳膜。


“怎么了?”


“我出去见个人,40分钟就回来。”


王俊凯的背影顿了顿。他拧上水龙头,在围裙上抹了抹手,回身揽住王源的腰。


“见谁?”


“一个老朋友。”


王源歪着头笑得眉眼弯弯,眼神里透了点狠。


王俊凯是有充分的理由说“不行”的——王源在四年里用了太大剂量的抑制剂,停用之后副作用惊人,情热来得乱且毫无征兆,他恨不能把人时刻拴在腰带上,不错眼珠地盯着。王源很乖,在雷克雅未克的时候出出入入挽着他的手,也从来没提过要自己去做什么。


可就是他眼睛里的那一点狠——太迷人了。经年再见,依然让他心动神摇,什么也拒绝不了。哪怕用膝盖想想也知道,王源八成是要去做违法乱纪的事。


他从来就不是玻璃罩子里的玫瑰。


王俊凯心里叹着气,放开他家那个骨子里有野性的Omega。


“去吧。别跑太远,随时联系我。”


“知道啦!你真好!”


王源欢天喜地搂住他脖子,狠狠“啵”了一口。



04.


遇到王俊凯之前,王源的字典里没有“温柔”两个字。生存不需要温柔——毕竟那就是字面意义上的生存。


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不知道怎么回应王俊凯。不知道怎么回应拥抱,不知道怎么回应亲吻,不知道怎么回应爱,明明也有一腔深情,却显得青涩又笨拙。


他会用各种各样的枪,会近身搏斗,会验毒,会配药。独独不会爱人。


不只,不只这一个缺陷。因为滥用抑制剂,他的体检结果让医生脸色大变,举着单子问王俊凯——这个人现在还能走吗?


可王俊凯好像从来都没有在意过。和别人提起自己他永远那么骄傲,两颗虎牙傻呵呵晾着,一口一个“我们家幺儿”。


哪有这样的Alpha啊。王源有时候觉得,是他把王俊凯给标记了。


王俊凯哪儿哪儿都好,只有一处是王源的心病。


去救王源的时候,他左肩上中了一枪。伤好了,没什么大碍,可至今一变天就钻心的疼,疼得额角渗出冷汗来,还一直哄他没事。


那颗子弹是王源亲手取的。沾着血的黄铜在酒精里泡出了本色,王源留心拿钳子捏出来,多看了几眼。


5.56x45 NATO,配M16步枪用的。是啊,一般的手枪也伤不到他。


他认识的畹町的人,只有一个人爱用M16,从不配手枪。


陆燃。


如果是别人也罢,可陆燃不仅和他颇有私交,而且清清楚楚知道王俊凯是他的人。这么一来,事情的性质就变了。


赤裸裸的挑衅。


这笔账,王源一直在心上记着。不知道陆燃那天偿了血债没有,可他总有预感——这人死里逃生了也不一定。


好巧不巧,回山城还真见了他。


好啊。不仅活着,还没缺胳膊没少腿回了家,不必四处躲藏,挺潇洒。


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呢。该还的一定要还,王源的人生哲学一向是这样。


枪是不能再用了,然而短刀也挺顺手。王源戴上兜帽,快步穿过街巷。


速战速决吧。他还等我回家吃饭呢。



05.


不知道怎么了,打从一早起床陆燃右眼皮就在跳。


他有点不安。从畹町出来的人,可以隐姓埋名洗掉履历,可本能的心虚是会跟他一辈子。


不会有事的,不会有事的。该死的人死了,该走的人走了,噩梦已经结束了。


可步履匆匆转过巷口,一把短刀忽而就抵上了他的咽喉。


“燃哥,好久不见。”


陆燃的瞳孔在听到那把嗓子的瞬间倏地收紧了。


“……源少……”


身后的人抵着他喉咙,缓步绕到他身前。兜帽一摘,果然露出那双他一辈子也忘不了的、噙着笑意和寒光的眼睛。


“别这么叫我,我不是来叙旧的。你只需要回答我一个小问题就好。”


陆燃被比他矮了半头的人一步步逼到墙角,屏住呼吸点头。


“王俊凯肩膀上那一枪M16,是谁的?”


陆燃没想到他要问这个,半晌嘴唇发着颤开口。


“源少,那天我本来……”


刀往下按了半寸,有血丝渗出来。王源笑眯眯看着陆燃。


“你的?”


“……是,是……”


王源脸上的笑一下子散了。他撤掉短刀,抓起陆燃的左手按在巷子墙上,从他胸前口袋取出那只别着的钢笔,笔尖抵住掌心。


陆燃突然意识到了他要做什么,可已经迟了——王源一膝盖给在他胯间,另一只手死死扼住喉管,阻断了未出口的呼救。


“燃哥,你废我男人这边的肩膀,我废你这边的手,不过分吧?”


王源一脸嫌恶地擦干手上的血迹,纸巾丢在陆燃咳出眼泪的发青的脸上,转身就走。


一转身他就笑了。王俊凯站在巷子口看着他,两只手揣在裤兜里,挑着眉笑得又不解又宠溺。


王源小跑几步上去,扯着他衣角摇啊摇。


“警察叔叔,你是来抓我的吗?”



06.


虽说跟踪这事儿也不地道,王源还是宽宏大量地向王俊凯解释了一下他所见的场面,扬起脸求表扬。


王俊凯一脸震惊,捧着他的脸像看神经病似的看了半天,然后嘴角憋不住地漫出笑意来。


王源被他莫名其妙笑得脸也开始烫——情热的时候哭着求他也没这么烫。


“王源儿,你别是个小疯子吧?”


“……呸!滚滚滚去做饭去!什么人啊你!”


王源连踩带踹,把笑得停不下来的Alpha赶进了厨房。


直到王俊凯笑也笑够了饭也做好了,平复好心情去请他吃饭,小祖宗还在沙发上炸着毛瞪他。


王俊凯想乐又不敢乐,还没开口,王源先伸开双臂,掷地有声地撒起娇来。


“抱!”


王俊凯被吓得一愣——


拜托,你可是天没黑就在巷子里拿钢笔把人手掌扎穿了的小魔头啊!



07.


王源对王俊凯的笑耿耿于怀,直到夜里都哄不好。王俊凯死皮赖脸放信息素,凑过去搂人的腰,被一遍遍别别扭扭地挣开。


王俊凯只好以退为进,换上一副哀怨语气。


“源儿……”


“干嘛。”


“肩膀疼……”


“又疼?”


王源蹭地就转过来了,皱着眉摸他伤口。


“嗯……”


“……那怎么办啊。我给你买药去?”


“亲一下就好啦。”


王源才反应过来,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。王俊凯抓着他的手腕嬉皮笑脸,逗得王源也崩不住笑了。


王俊凯心满意足把人搂紧了,额头上亲一口。


“谢谢你。”


“……没事儿!你也帮我报了仇了嘛!”


“……不是这个。”


“啊……?噢?呃,那个,也没事,大家都很爽。”


“……王源儿你一天想什么呢?!”


这下换王俊凯哭笑不得,狠狠揉他头毛,两个人在被子里闹成一团。


闹够了,困意才袭来。半梦半醒之间,王俊凯听到怀里的人说话。


“也谢谢你爱我啊,王俊凯。”



08.


“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啊。”


“……回哪?”


“雷克雅未克,我俩的家。”


“……很快。很快就回家。”



09.


山河踏遍,你是归途。



FIN.




谢谢你们喜欢枪花

我也很喜欢



晚安💙💚

评论

热度(1298)